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神佑神_ 第五十二章 以修处之-

时间:2021-07-02 18:3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苏陌寻小说神佑神 第五十二章 以修处之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神仙在世人眼中如何,恐怕就是传说。

    研究神话传说者甚多,也各有门道,但谁又能说得清仙凡之别。凡华国乃至全球出土的神秘古迹甚至远古遗物,最终都被砖家认定为地球曾经存在的上古文明所残存,但那只是人类文明。砖家们从未正面回应过神仙文明的存在,甚至连默认都没有。只有那些散落在民间的传说以及无可解释之迹,似乎在述说着一些可能。

    事实上,白天依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从发现遭雷劈而不死,到发觉体内有卡而不外露,再到发掘能够吸电而不自爆,直到如今修炼元神基础课程及电击技而有所小成,白天依也一直没有把自己当作非人类甚至神仙之流的存在,还是按照惯有的思维处世做事为人。

    充电,只是为了给发展事业强身健体;修炼,只是为了给平淡生活增添情绪;至于神仙,纯粹是因为情谊二字。

    习惯了以凡人自处,可如今,白天依竟有了种错得离谱的感觉。

    按照科学解释,神仙不就是更高层级的文明么?不就是那种别无所求一心向道的超脱么?专家学者不都说那些神话传说特别是封神和西游只是在折射社会么?可似乎实情并不是如此,神仙居然也有纷争?居然也会进行利益之争?

    神仙真得存在?额,就坐在面前!但,真的不是做梦?

    “此时不醒,要待何时!”杨显眼看着白天依目光渐渐溃散,当即低喝,“啊!不是做梦!”白天依努力将瞳孔聚拢,摇晃着脑袋,“老弟,有所思是好,但胡乱想则会坏了心境!今后切莫如此!既已踏入此途,自当秉持修心,万不可动摇!”杨显微微摇头,“哦,谢谢显哥。我还是不明白,我真的能活很长时间?”白天依的关注点令杨显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自是如此!修凡有别,大莫于此。前段时间,我和吴龍并非不愿指点你修行,而是察觉你修性不足,秉持不够,故而让你多吃些苦头,方能明白修行的不易和大益。如今看来,还是未能有所悟啊!”杨显既然把话说开,也就不再藏着掖着,“悟?悟什么?”白天依大感头疼,怎么神仙尽说些玄乎话。

    “悟就是悟,没悟就是没悟,哪来那么多什么!”杨显明摆着你自己琢磨去,“额……那好吧。以后我该怎么做?”白天依放弃了对悟的追求,还是实际些好,“当然是坚定信念,坚守理想,坚持修行,以修士自居,以修行处之。”杨显随意地斜躺在床上,“这……显哥,能不能具体点?我尽量做到把自己想象成一个修士,可我不知道修士都该做些什么啊?拿什么去处之?”白天依一个头三个大,满以为神仙会讲点有用的,可人家偏偏是来作报告的!

    “看我!”杨显不乐意了,顺势平躺,悠哉地望着屋顶,把白天依噎得够呛,弱弱顶了一句,“看你能看出什么来?”

    “能看出什么?修士!作为一名有卓越成就的修士,我以过来神的身份告诉你,修士,必须要有坚定的信念、远大的理想、宏伟的抱负、崇高的思想、坚韧的精神、高尚的情操、超然的境界!尤其是你,更应该以致力于延长人类平均寿命、增强人类普遍体质、净涤人类浮躁心灵、绵祚人类精华传承为目标的伟大事业提倡者、坚定者、践行者!”杨显摇晃着脑袋,三缕胡须无风自动。

    尼玛!白天依目瞪口呆,眼瞅着口若悬河的神仙变身为鸡汤大师,极度怀疑这厮上网学习肯定是别有用心!难不成想从政?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就是说,以后我什么也不用干,一心修炼就行了?然后没事儿上上网?”白天依彻底糊涂了,要是这样的话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告别人间了,“狗屁!”杨显猛地翻身,爆出粗口立刻觉得不对,立马上演了一出好戏,盘膝而坐,正襟相待,肃穆庄严。

    “谬论!别说你,就是有神位的,都必须工作!没有事业如何支持修炼?没有资源如何支撑修行?伟大的事业当然需要厚实的基础,远大的理想更加需要丰沛的支持!更何况,你如今尚未摆脱人类的身份,无论哪方面都未完全达到一名合格修士的标准,居然敢藐视凡间之事业?想我等有神位者,都需要下凡历练,以淬心境?我倒想知道,你哪来的勇气?”

    我勒个去!白天依懵比了,战战兢兢哆哆嗦嗦有些赧然,“那,就是说,两手抓,两不误,互促进、都要硬?”

    “然也!”杨显得意地甩了甩胡须。

    然你妹的叮咚咙嗵呛!然你妹的哇嚓哦呀嗨!

    白天依感到万分沮丧,开始怀疑人生,甚至怀疑神生!

    以修士自居?用修士的思维去看待甚至对待世间的一切?

    纯粹是扯淡!什么是修士?定义是什么?有没有广义狭义之分?能够佐证或者说凸显修士的物种是什么?是人类还是动物?或者是别的高等生命?

    对此,杨显居然嗤鼻以待。

    白天依有些恼羞成怒,翻着白眼希望神仙能够正面回应。当杨显轻飘飘抛出一句后消失不见,白天依被雷的外焦里嫩,半天没缓过气来!

    什么是人类?又是什么物种在佐证人类?

    歪着脑袋思谋了半天,白天依发现无从回答。这不得不说是莫大的悲哀,天大的笑话!当了二十四年的人类,居然连人类究竟是什么都说不清楚,拿什么来质疑神仙?

    什么是人类?从古至今,无数学者专家甚至科学家都给出了不同的答案。但扪心自问,可曾留意,可曾深思,可曾觉然?说实话,芸芸众生绝对百分之百没有认真思索这个问题,因为习惯了,更因为理所当然,人类就是人类啊,要什么定义?需要什么佐证?

    身处其中而不知其然,更不知其所以然。

    这大概,就是人类的写照吧?但,这并不妨碍人类文明的进步,人类社会的发展!

    白天依有些明悟了,修士只是一种身份,或者以目前的认知来看,也无非就是一种职业,正如医生在工作时会以这个职业的思维习惯去看待问题处理问题,教师亦然。但这些不同职业的人在下班后融入社会回到家庭,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,也会为了柴米油盐而烦恼!

    不知道就不知道,该干嘛干嘛,就当兼职了!

    白天依抱定态度,还是以人类自居,但却应该用认真严肃的态度来对待修炼。有一点神仙没有说错,要决定做什么就当回事儿,要不就别做!妈妈不也是同样的教诲?这是做人做事最起码的原则和坚持!

    修炼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,可又能如何?神仙的力量是超出人类范畴,但也没听说能够把自己的亲人亲戚甚至七婶八姑都弄成神仙。既然如此,何苦要浪费大好光阴躲进深山老林追求那些虚无缥缈?

    活一百岁是向往,活两百岁是神往。活一千岁?那只能是过往。

    还是活在当下,先做个人,写好人,再说!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神仙有意也好无心也罢,一通胡扯将白天依的心扉打开,心事击散,心绪捋畅。

    有了计较,白天依轻松起来,尝试着用修士的心态来看待问题。嗨!请神仙出场助阵就是修士之为,请神仙拿捏混混也是修士之为。哈,方垒!

    一大早,白天依坐在办公室,思索着如何半真半假地告诉罗丰金和李艺欣自己的计划,严晓姣和程功居然敲门进来。白天依就惊讶了,这俩人从来没有一起来过,今天这是怎么了?难道又有什么不好的消息?

    “来,请坐!喝什么?哦,我这里只有茶,没有饮料。”白天依有些不好意思,不敢直视严晓姣灼灼目光,“谢谢白总,还不渴。我们,是有些重要的发现,想和你说一下。”程功看了看犯痴的女生,不得不开口

    “哦,什么重要的发现?”白天依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发现了是谁出卖的文案!”严晓姣捏着粉拳兴奋地挥舞,“什么?!”白天依大吃一惊,腾地站了起来,“白总,你请坐,请坐,要不我们也得站起来。”程功打趣着,“哦,不好意思,快说说,怎么发现的?”白天依很不好意思地坐下,在下属面前失态可够给神仙丢脸的。

    程功和严晓姣开心地你一句我一言地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传闻事件发生后,程功和严晓姣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。程功别看顶着小刺头的名声,可也只是性格使然喜欢顽劣罢了,为人并不恶损,这点大家也都看在眼里。严晓姣自不必说了,白天依做什么在她眼里都是对的。那天在楼道,俩人碰到一起,严晓姣憋着很多心事,正好两人私交也不错,便示意程功到安全通道里说一说。可没想到,程功也在琢磨着如何揪出这个作恶的人,好证明传闻就是传闻。

    二人一拍即合,商量好了后,便各自展开行动。

    程功充分利用小刺头的便利,和新员工里的牲口们打得火热,当然除了大刺头。那些牲口们也都很服气这个小刺头,一来二去,还真套出些蛛丝马迹。严晓姣同样如此,时不时找借口与女生们八卦,还专门请三个女生吃了顿饭,果然,也得到了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综合起来,二人基本确定了嫌疑人选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谢谢你们了!等这件事情处理好了后,我一定请你们好好吃一顿,玩一回!”白天依无比感慨,这就是团结的力量,这就是人民的力量!

    最大吃一惊的是,这个人居然从未被怀疑过!既然有了基本的目标,白天依更加放心地决定以修士的态度来处之。但有方垒的前车之鉴,白天依还是狠下决心将所有怀疑对象都纳入计划,一个都不放过,尽管这么做很有些违背人道主义精神。

    笑话,在修士眼里,人道主义就是个狗屁!

    白天依不急了,悠哉地开始投入工作。中午吃饭的时候,罗丰金和李艺欣也带来了好消息,基本确定了嫌疑范围,而且局限在三个人。白天依乐了,将计划和盘托出,当然是灌了水的。

    罗丰金和李艺欣面面相觑,怎么又玩这套?

    周日晚,黑天鹅大包里,白天依做东请项目部全体员工大吃二喝,以表对大家近期努力工作的敬意。照例是一番没有营养的开场白,但效果更没养分,场面异常冷清,大家显然各怀心事,各有顾虑。

    白天依也不急,依然微笑着一杯一杯地敬大家。

    领导敬酒,再有心事也得装装样子,该喝必须喝。罗丰金和李艺欣更加娴熟地扮演着酒托,卖力地蛊惑着,带头敬领导,敬下属。程功和严晓姣咬咬牙,豁了出去,领导怎么喝自己就怎么喝,而且还拉着身边的男生女生一起喝。

    果然,或许是连续加班有些劳累需要放松,亦或是暗藏心思有些焦躁需要发泄,气氛渐渐打开,由起初的敬酒转变为劝酒,由劝酒转变为将酒,由将酒转变为斗酒。

    童向林很不情愿,也不想看白天依故作姿态的嘴脸,起初很僵,可架不住那些老员工的热情以及某俩新员工的追捧,喝了几杯后有些飘飘然,居然很是生硬地撇开领导,与几个新老员工斗起酒来。

    蒋同鉴这个大刺头更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,嘻嘻哈哈地调侃着各路神仙,都不用劝,拎着酒瓶可劲儿地劝着别人。

    白天依欣喜地看着欢天喜地热闹无比的场面,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罗丰金和李艺欣接受到暗示,发动了更加猛烈的进攻,程功和严晓姣积极配合。四人忍着微微上头的眩晕和恶心,偷偷瞅着只用了一泡尿的时间就出了卫生间的主心骨,越发焦急。

    一层薄薄的半透明黑雾悄然笼罩了大包,前一刻还在欢腾的男女老少纷纷哈欠连连,几秒后便陷入了无意识状态,开始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“吴哥,没问题吧?”白天依有些担心,“哦?神的手段岂能随意怀疑?区区数个凡人,再来几个都没问题!”吴龍不屑地翻了翻白眼,“那就好!”白天依放心了,开始仔细聆听这些交织成一片的呓语。

    当听到某男对某女的深情表白,白天依瞪大了眼睛,这哥们儿还真敢想啊!当听到某女想上了某男,白天依一阵脸红,这姐们儿还真敢说啊!吴龍倒是嘿嘿一乐,将那妞单独拎到了一边,加大了神通。当听到某女对自己的情愫暗藏,白天依惆怅羞惭;当听到某男对自己的深恶痛绝,白天依没来由的一阵感怀,摇了摇头,掏出了手机打开摄像。

    来了!白天依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个最为嫌疑的人选,果然是他!

    白天依赶紧招呼吴龍放弃对妹妹的逼供,加强对疑犯的审讯。嫌疑人不负众望,在神通的作用下,一五一十地说出了隐藏在深处的秘密。

    嘿嘿,白天依掂了掂手机,大功告成!

    周日上午依旧加班。项目部的一干人顶着熊猫眼无精打采头疼欲裂地开工。白天依瞅着两头雾水的罗丰金和李艺欣嘿嘿直乐,结果在四道杀人的目光中败下阵来,收起了八卦之心,拿出了证据。

    当视频里那两张近乎扭曲的脸孔嘶吼着真相,罗丰金和李艺欣惊呆了!

    李艺欣崇拜地看着白天依,这家伙是怎么在不知不觉中做到这些的?罗丰金却心里发寒,莫名地想起了曾经出大糗的秦补拙,猜不透这小白到底隐藏着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白天依陶醉在凡人的膜拜目光中,施施然拨通了内部电话。

    “白,白,白总,我,我……”蒋同鉴看着视频里的自己,惊骇的浑身打哆嗦,隐隐有些明白方垒为何主动辞职,“白什么白?我什么我?说说吧,打算怎么做?”罗丰金好整以暇,抢了白天依的风头,想要过足瘾,却招来了李艺欣的一阵白眼,“我,我,我……”蒋同鉴张大的嘴里足足能够塞得下一颗鸭蛋,头上冷汗唰唰直冒,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“行了,给你一些选择。第一,我们报案,后果嘛,你肯定清楚;第二,把所有的经过全部写下来,然后签字画押,哦,摁手印,主动辞职,一分钱都没有!第三,当着公司所有人的面,公开承认自己的恶劣行为。当然,你可以一个也不选,那,我就不得不帮你选了!”白天依紧紧盯着垂头丧气的蒋同鉴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……”蒋同鉴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,“白总,我觉得第二和第三就挺好,给年轻人一个机会,这要是留了案底,将来在社会上就没得混了!”罗丰金晃悠着大脑袋,那个爽啊!“我也觉得应该这样,公开道歉是必须的!”李艺欣瞅着这个追愧祸首气不打一处来,自己好好的名声就让传闻打中了。

    蒋同鉴居然感激地看着罗丰金和李艺欣,频频点头!

    我擦!这小王八蛋还真是够贱!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