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重修群芳谱_ 第八十二回 瑟瑟发抖 棉袄棉裤-

时间:2021-05-28 11:0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字普渡小说重修群芳谱 第八十二回 瑟瑟发抖 棉袄棉裤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第八十二回   瑟瑟发抖   棉袄棉裤

    岷县地处青藏高原东麓,千里岷山就是在此逶迤而向东南,跨越七百多公里,绵延至四川盆地峨眉山,其中多有名山大川。

    红军不怕远征难,万水千山只等闲。

    五岭逶迤腾细浪,乌蒙磅礴走泥丸。

    金沙水拍云崖暖,大渡桥横铁索寒。

    更喜岷山千里雪,三军过后尽开颜。

    一九三六年十月,千古伟人毛润之带领红军长征来到甘肃,翻越岷山之后,感而吟诗。写下这首著名的古诗体《七律 长征》七言诗,诗作可见心胸万丈,气势雷霆,尽显一代帝王的霸气。

    岷县古称岷州,史前就有西羌之人。岷县乃是中原与西域相交之处,自古就是多民族杂居之地,藏,氐,羌,回及吐蕃等民族,在此与汉族多有交集,后经多次汉化,终归中华,到民国时定为岷县。

    改革开放之后,岷县因积年穷困,多地出现以行乞为职业的农民。个别外出乞讨者苦练讨要技巧,甚至是不择手段,最终讨得不少钱财,于是回来大肆造房盖楼,这种行为的示范作用,影响巨大。在笑贫不笑乞的愚昧氛围下,出现大量以发家致富为目的的行乞者。许多人宁肯让地荒芜,也要举家外出行乞,由此,一些村子就成了乞丐村。

    林和带着孟小芳从上海通过传送,来到岷县西北的一处山坡林中。此刻夜色已深,四处不见人迹。林和找了个平地,盘坐下来,打开天目,准备搜索孟小芳的老家前村。

    此处海拔近三千米,气温较上海低了有二十度,加上又是夜晚,体感十分寒冷。孟小芳只穿着连衣裙,冷的抱住双臂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在此向南面,左右都有村子,就是不知孟小芳说的前村在什么位置。她本就年幼,出了村子就搞不清楚方位,现在漆黑一片,更是不辩东西南北,根本无法指路。

    三更半夜,不可能到村里敲门问路,只能等到天亮。林和找了个背风之处,招呼孟小芳坐下休息。他自己不怕严寒,可孟小芳却不停喊冷。

    身边除了一包人民币,什么衣物都没有。林和见孟小芳冷的不行,将自己的体恤衫脱下套在她的身上,看看不行,又将沙滩裤给她穿上。随后又将双肩包放在地上当凳子,让她坐在上面,也好隔离一点寒气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几乎就是光着身子,林和再无可脱之衣。一旁孟小芳还是叫冷,身子不断朝林和靠拢。此时的温度不到摄氏十度,常人就是穿件棉袄也不会觉得热,一个小女孩就穿着夏天的裙子,里面也只有一件薄薄的小内衣,怎么能抵挡夜间的寒冷。

    “来吧,还是坐在我身上。”林和实在没有办法,只得采取这最后的办法,用自己的身体来温暖一下孟小芳。

    孟小芳早就想躲在林和的怀里,见他开口招呼,立即坐在林和的大腿上,蜷曲身体紧紧贴在他的胸前。林和两手环抱,将娇小的孟小芳裹在怀中。林和光滑的身体,散发着滚滚热量,孟小芳立刻觉得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“林叔叔,你不冷吗?”孟小芳手摸着林和的胸脯,感觉很热,奇怪道:“你不穿衣服,身体怎么会这么热?”

    林和不知如何解释,直接道:“你闭上眼睛睡一会,天亮以后我们就去找你的家。”说着将双肩包拉过来给孟小芳垫脚,又把她的身体调整得舒服点,然后重新抱着孟小芳。

    也许是身体疲劳困乏,亦或是内心幸福满足,不多时,躺坐在林和身上的孟小芳,真的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林和闭目入定,干脆凝神炼气。将下丹田的光粒提起,沿全身经络运行一遍,感觉周身愈发温热。他心念一动,何不将能量送入孟小芳的体内,如此,可能她就不会感到这么冷了。

    孟小芳已进入梦乡,不宜将光能从她的百会灌入。林和略作权衡,将光能从孟小芳的会阴缓缓送入她体内,输入的能量前走任脉,后走督脉,继而通达全身。

    忽觉怀里蠕动,睁眼一看,却是熟睡的孟小芳在变化着姿态,一脸舒服畅快的表情。看来此法有效,林和闭目继续,控制光粒能量的轻重大小,缓缓输入孟小芳的身体。

    天色依旧漆黑,也不知过了多久。孟小芳突然一阵抽搐起来,不会出什么问题吧,林和急忙睁眼察看。孟小芳嘴里叽叽咕咕的,像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林和刚放下心来,孟小芳忽然又尖叫道:“不要,不要啊!”她表情恐惧,随即死死抱住林和。做噩梦了,林和会心一笑,像哄婴儿一般,轻轻拍着她。

    孟小芳惊醒过来,轻轻呼唤道:“林叔叔。”

    林和微笑道:“是不是做噩梦?梦到那些坏蛋啦?”见孟小芳点点头,林和又道:“不怕,有我在,什么都不用怕。”

    孟小芳乖巧地嗯了一声,问道:“林叔叔,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,从下面钻入我的身体,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?”

    那是自己发出的能量,自然不会有问题。 林和问道:“那你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孟小芳立即道:“我觉得浑身都很舒服,热乎乎的,也不觉得冷了。”

    林和微笑道:“刚才你不是很冷吗,我就把自己的热气直接传到你的身体里,这样你就暖和了,所以没关系的。”他觉得孟小芳太小,无法理解炼气能量这些玄理。

    “林叔叔,你真好。”孟小芳把头埋入林和的怀里,小手又抱紧林和的身子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林和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,却不知这一晚的温暖,自己的任督二脉已经被林和疏理了一遍,就差中丹田处胸椎管里面的死血没有化去。否则人在睡梦里,任督二脉已被打通,这是什么造化。

    天色微明,孟小芳睁眼醒来,已不觉得寒冷。见林和光着身子,连忙把衣裤还给林和。光着身子着实不雅,林和也不谦让,穿好衣裤,背起双肩包,搀着孟小芳的小手,俩人离开树林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人走来,一男一女,中年模样,都穿着棉袄棉裤,像是农村夫妻。俩人扛着农具,估计是去田里劳作。

    林和连忙高声叫道:“大叔。”

    农夫听见叫声,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林和与孟小芳,眼神十分惊奇。

    不等林和开口,孟小芳先道:“爸爸,前村怎么走啊?”

    爸爸?这人就是小芳的爸爸,那太好了。林和一拉孟小芳,轻声问道:“这是你爸爸妈妈?”

    孟小芳笑道:“不是,我们这里叔叔就叫爸爸。”

    还有这种方言,叔叔叫做爸爸,林和暗道:这个孟小芳,她怎么不叫我爸爸呢。

    农妇倒是善良,朝孟小芳道:“前面是后村,前村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农妇的话林和一时听不明白,孟小芳却是搞清了方向。说了声“谢谢”,拉着林和就走。俩人走了没几步,林和忽道:“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回过头去,林和走到这对农村夫妻前,上下打量了一下,开口道:“我想买你们身上的衣服,你们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买衣服?农妇有些愕然。农夫却是眼睛一转,狡黠道:“想要我身上的新棉袄?那你出多少钱?”

    林和不知多少钱合适,于是道:“你说,你想要多少?”

    这一大一小竟然穿着夏天的衣服,也不知是在搞什么鬼。现在肯定冷的受不了,何不趁机敲一笔。农夫沉吟道:“这样,上面五十,下面也是五十,你给一百块吧。”

    林和看了看农妇,觉得她这身太大,光一件棉袄就能盖住孟小芳。

    农夫以为林和嫌价钱太高,立马改口道:“上下一套给八十也行,要不,七十?”

    林和指指农妇,道:“你身上的棉袄我也要,我给你们两百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农夫二话不说,快速脱下棉袄棉裤。瞥见农妇站着不动,他冲着农妇吼道:“哎,你这婆娘,磨蹭啥呢?二百块钱那!”说着直接动手,就去解农妇的衣扣。农妇躲闪着,口道:“哎呀,大白天的,羞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前村,孟小芳带着林和朝家里走来,林和一身是买来的旧棉衣,孟小芳只是一件大棉袄,长度直达小腿。后面跟着几个村民,一路指指点点。俩人还好穿着当地的棉衣,如果还是一身夏装,恐怕后面看稀奇的人更多。

    黄土砌的屋子,里面乱七八糟,几乎没一件像样的东西,一看就是极度贫困人家。

    屋子里,孟父吃惊的看着女儿,又看看林和。粗声粗气对孟小芳道:“一年还没到,你怎么回来啦,告诉你,我可是没钱赔啊。”

    女儿说好出租一年,现在回来,肯定是人家不要了。他以为林和是来讨钱的,连忙把话说在前头。

    林和连忙解释道:“大叔,你误会啦,我是送小芳回来的,不用赔钱。”

    孟父叫孟有财,今年不过二十七岁,面色黧黑,看上去足有三十七岁。穿着一件绿色的老旧军装,还是仿制的,里面鼓鼓囊囊,不知是穿的什么。他一脸狐疑,凶巴巴地问女儿道:“你说,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故事纯属虚构    请勿对号入座

    欲知后事如何    且看下回分解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